原来网红是这么来的 揭秘网红制造流水线

来源:未知2019-12-01 05:04

  摘 要:2016年,当老网民还在讨论“网红”一词的褒贬时,新一代的网民已经开始享受这种全新的互联网“审美”方式。“网红”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闯出了一片天,从线上到线下,一条完整的产业链已然成型。“通过互联网走红的人”经过专业化、团队化的培训、包装成为“通过互联网走红的明星”。“30秒15个姿势”这是“网红”拍照的最低要求。

  2016年,当老网民还在讨论“网红”一词的褒贬时,新一代的网民已经开始享受这种全新的互联网“审美”方式。“网红”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闯出了一片天,从线上到线下,一条完整的产业链已然成型。“通过互联网走红的人”经过专业化、团队化的培训、包装成为“通过互联网走红的明星”。“30秒15个姿势”这是“网红”拍照的最低要求。

  2016年5月5日晚,义乌工商学院,“电商网络模特班”的学生正在上表演课。这个被媒体称为“网红班”的专业共有32名学生,自2015年秋季开班来,学生都是从酒店管理、房地产、电子商务等专业转入,之前并没有接受过专业的演艺训练。三年学习结束后,学生们将拿到大专学历。

  “网红班”的同学在形体课前压腿。这种从零开始的基础训练对很多人是一个不小的挑战。“网红班”的学生在上礼仪课。学校外聘了专业的礼仪导师,从坐姿开始训练学生的行为举止。

  影视表演课程用的教材由代课教师自编。对于学生与教师双方来说“电商网络模特”都是一个全新的领域。2016年6月13日,在期末考试环节。一位男同学在镜头前展示键盘,2016年5月8日周日,蒋梦娜在寝室里做直播,“网红”班的女生早已成为各直播平台争夺的对象。鲁雅莉利用休息时间在舞蹈教室做直播。开播半小时就有千余位粉丝观看。靠平日接到的电商拍摄与直播礼物分成,鲁雅莉已不需要向父母伸手要生活费了。

  湖南长沙市郊的一处别墅区,“网红”经济人在各直播平台,甚至微博、贴吧里发掘新人。这家名为“鼎赞”的经纪公司租赁了数栋别墅,为旗下80余位签约的“网红”提供吃住一条龙服务。

  深夜12点,唐伟结束了直播,准备出门宵夜。“胡子晚上长得太快。”他今年22岁,在游戏男主播里已算大龄。在加入经纪公司之前,他每日虽有万余名观众但基本没有收入。与依靠才艺表演以获得观众虚拟礼物为收入的女“网红”们不同,男“网红”更多是从事专项游戏直播,他们的“粉丝”黏性更强,是各大直播平台的流量保证。因此,平台往往会开出高额年薪以期望“网红”们在自己的网站开播。

  凌晨,女主播同事们排队向唐伟敬酒。在刚结束的直播里,唐伟创下了百万观众的公司直播纪录。对于直播“网红”们来说,日均百万观众意味着月入百万人民币。“晋升”百万主播后,唐伟与男主播同事们一起开会总结,桌子上的红牛是大家们的常备“物资”。虽然同属一个公司,但四位年轻人的收入却相差了十几倍。这是一个充满“鸡血”的行业,观众人数决定着收入的天堂与地狱。

作者:admin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