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天:不去当评委是怕灭掉别人的梦想

来源:未知2019-11-30 04:01

  五个平均年龄40岁的男人,手捧装裱过的新专辑,送到李宗盛手里,宛若19年前青涩的他们,第一次把Demo交给师父——这是五月天新专辑发布会上的一幕。虽然如此,新歌和五月天一直以来青春、励志的风格略有背离,不管是从歌词,还是从文案的文字里,告别的痕迹还是隐隐可辨。

  五个平均年龄40岁的男人,手捧装裱过的新专辑,送到李宗盛手里,宛若19年前青涩的他们,第一次把Demo交给师父——这是五月天新专辑发布会上的一幕。

  刚过去的这周,音乐圈里有两个大“IP”都推出了新作品。相比王菲“暗度陈仓”式地发了一首新单曲《尘埃》,休团4年零7个月的五月天在北京工育馆,把第九张实体新专辑《自传》的亮相办成了一场歌友会。

  离偶像“披头士”的战绩只差一张之遥(披头士总共出了10张专辑)的五月天,话中透出“减速”的味道,“这是我们倒数第二张实体专辑,但我们会遵守发满10张的承诺”。

  全场满座也不让人意外,直到开场,门口还有黄牛在收票,均价800块/张,完全当成演唱会的生意来做。

  今年的金曲奖主持黄子佼开场后,李宗盛首先出现在大屏幕上:“(将近)20年前我们初次见面,是在一个小小的会议室。这些年我冷静地看你们,我真的认为,五月天是华语乐坛最成功的乐队。”

  随后,五月天在全场3000人的尖叫声中登场,直接唱了两首新歌——《如果我们不曾相遇》和《派对动物》。

  主唱阿信开口安抚,“这也是我们第一张数字专辑。我们真不知道,未来世界会怎么变化,也许再过五年,又会有更新的听音乐的科技出现。”

  从现场看,五个人拼命想证明一点:在目前的大环境下,实体CD可能不做了,但音乐还是要继续下去。

  虽然如此,新歌和五月天一直以来青春、励志的风格略有背离,不管是从歌词,还是从文案的文字里,告别的痕迹还是隐隐可辨。

  阿信阐述了“自传”的寓意:“这算是地球人的《自传》,我们想为后人考古留下一个证据,遥远的以前,有人曾经这样活过、爱过、疯狂过、存在过。”

  石头说是科学家,怪兽可能去接管父亲的律师事务所,冠佑说去拉二胡,玛莎则表示就做一个普通的上班族,只有阿信的回答招来团友一堆“打”:“那我可能就跟其他人组个乐团咯。”

  19年前,李宗盛在一堆Demo中挑出了他们。签约滚石唱片后,五月天从酒吧、校园起步,一场场地唱,直到把巡演带到欧美,登上纽约的麦迪逊广场花园;从当初在Live House演出,观众只有几十人,到现在唱鸟巢,连开三场门票都是秒杀……

  在新专辑中有一首《任意门》,几乎就是五子这些年打拼的真实写照,但是,一直作为旁观者的李宗盛还是会担心:“你们不要因为太在乎粉丝而失去自我,不要忘了自己从哪里来。”

  且不论第十张专辑何时出炉,关乎五月天未来还会怎么“玩”的各种可能性,同样是当天媒体非常关心的话题。

  比如,好友周杰伦已经在电视里当了两年的评委;比如,《中国好歌曲》这样讲究原创的音乐节目好评不断,擅长创作和现场表演的五月天为何还是纹丝不动,犹如跟评委席绝缘。

  阿信给出了一个理由——多年前,五月天在一个小节目做过评委,目睹了一位小选手淘汰后,哭得伤心欲绝。那时起,五个人就决定不再当任何评委,“评判打分这件事,有时候其实会左右一个人的命运,甚至让他(她)从此不再爱唱歌。我们害怕不小心就灭掉了别人的梦想。”

作者:admin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