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够敬业还是不够拼命?

来源:未知2019-12-01 05:03

  从“艺人们凭什么拿天价片酬”变成了“艺人们搏命赚收视值不值”。高以翔在《追我吧》节目现场猝死,也让外界开始关注明星们的过劳问题。近年来综艺秀走红,摄像机不仅深入到明星的厨房、客厅、卧室,甚至跟着明星一起去亲子游、闺蜜游、做运动。对明星的消费渐渐脱离了才艺范畴,进入到私生活、卖人设的阶段。太多明星愿意展示自己热爱运动、亲民友好的一面,为此不惜把父母、亲友、儿女拉到镜头里,跟观众分享私生活点滴。尤其近两年来影视行业不景气,明星们工作机会减少,到综艺秀里维持人气。在高以翔悲剧背后,我们可以看到娱乐圈整个生态的问题:不止是《追我吧》现场救治的不得力,在综艺秀的上一站、在高以翔行程的上一环,娱乐产业都对艺人形成了系统性的压榨。敬业与拼命之间,高以翔为二线艺人做了一个悲剧性的示范。

  悲剧发生后,《追我吧》的节目要素备受指责:这款节目录制选在晚上——白天明星们往往要拍戏,拍摄地点选在城市CBD——方便品牌植入,节目设置为明星团队与运动健将团队进行体力和技巧PK,录制时间通常为晚上8点到第二天早上5点,熬夜进行录制。让明星们走完白天行程后晚上跟运动健将比拼,而且节目设置关卡难度非常高,摇摆竹林、平衡滚筒、70米爬楼、高空速降等,都让普通人望而却步。高以翔26日下午抵达宁波,27日凌晨在录制现场猝死,这种高难度、高强度、高对抗性的节目,就此宣告终结。

  讽刺的是,直到高以翔出事之前,《追我吧》这档节目不温不火,甚至大多数娱乐记者们都没关注过。这充分说明,节目组花了一个亿投资打造的装置舞美、明星阵容,几乎是无效的。节目这么难,知名度这么低,参与者这么拼命,制作方已经骑虎难下了。高以翔的悲剧,只能说是各方面不利因素的集中反映。在高以翔之前,很多嘉宾都曾体力不支,范丞丞、李振宁等明星嘉宾也出现过累到呕吐、吸氧等情况,邹市明掉到海洋球里丧失腿部知觉,这些危险信号并没有换来节目高收视率。无奈的节目组、敬业的明星、高难度的节目设计,让悲剧成真。

  2013年,浙江卫视的明星跳水综艺《中国星跳跃》中,释小龙的随行人员不幸意外溺水身亡,年仅18岁。关于综艺节目的安全问题当即就引爆了网络。在这之后,综艺秀开启了严密的保护措施,普遍的做法是让工作人员事先测试、踩点根据参与嘉宾的身高、体重,安排和同身形差不多的工作人员去进行。首要关注的就是道具的强度、安全性和涉及高空项目的安全。水上、水下节目一定会配备安全员,而即便是奔跑类节目,也会有救护车随时待命。此次高以翔事件,救治人员第一时间赶到,抢救三小时仍然无法挽回,就安全措施来说,节目组做了基本配置。徐峥怒斥节目组安全防范意识太差,然而对于财大气粗的节目组来说,这种配置按说已经到位了,意外无可避免,只不过这次发生在《追我吧》,下次可能发生在其他节目而已。

  对于综艺秀来说,意外总是伴随左右。《奔跑吧兄弟》第一季录制期间,李晨在和金钟国对抗时被甩出去,撞得头破血流,眉骨缝了22针。2014年,钟汉良在录制深圳卫视中国版《极速前进》时,不慎在滑雪过程中向前摔倒,媒体称其“摔得鼻青脸肿,险些毁容”;2015年,王宝强在录制湖南卫视《真正男子汉》时骨折被送往医院;2016年,《非凡搭档》录制期间频频发生意外,陈楚河摔断腿,签约电视剧也退出。2018年,浙江卫视《王牌对王牌》录制期间,张杰在玩游戏时晕倒,脸砸到凳子上导致面部淤青。在高以翔悲剧发生后,这些案例又被拿出来审视,然而歌手苏醒给出了另一种反思:“艺人们强调自己的辛苦与无助,说艺人也是普通人、正常人,但客观事实是,在进行着高消费、支配着更多社会资源、享有着特殊身份优待的时候,你知道你并不是普通人正常人。”他质问:为什么艺人要做这样那样拼命却不显专业的事情,来博取收视博取热度。

  《追我吧》发生悲剧后,赞助商第一时间撤掉了冠名,娱乐圈一片哀悼和抨击,这档综艺秀几乎宣判死刑。然而回顾这场悲剧,苏醒给出了一个圈内人的冷静思考:板子不仅要打在节目组身上,还要打在艺人公司身上。苏醒认为,制作方重金打造节目,当然希望在单位时间有最大的产出,艺人和团队也在赌,“艺人团队最基本的工作之一就是风险评估”。高以翔平时热爱运动,热爱篮球,林书豪甚至把高以翔头像印到球鞋上来纪念两人的友谊。这样的身体状态,艺人团队显然认为他可以撑过去。苏醒表示:“在一个缺乏成熟模式和制度的生产环节里所有人的侥幸心理都增加了悲剧发生的可能性,最终促使隐患增量酿成悲剧,可惜了这个有口皆碑的艺人,一个好人。”

  对于明星的身体状况,节目组的预案显然也要做到位。据悉,此次高以翔参加节目,应的是好友黄景瑜的邀请。内行人士透露,节目开录前的体检肯定是必须的。“涉及常规的心肺功能、血压等,还要了解艺人有没有恐高、幽闭恐惧等情况,是否喜欢健身、长跑之类的。节目组通常会根据这些了解,略微提升一点节目中项目、游戏的难度、运动量。”理想的状况下,节目设计应该让嘉宾感觉略微有点累。另外,艺人为了保持体型,可能会有节食导致的低血糖亚健康的状况,这些也是节目组需要考虑到的。然而最终导致悲剧的心源性猝死很难预防,对于艺人来说,充足的休息非常奢侈。中视协演员工作委员会官方微博发文,对高以翔离世表示惋惜痛心外,还提醒演员要加强防范意识,拒绝过度疲劳工作。可是在如此大环境下,明星的休息权很难得到保障。

  艺人猝死,保险如何赔偿?在之前曝光的《追我吧》与艺人签订的合约中提到,“节目竞演存在激烈竞争之情形,可能会给乙方造成生理、心理负担。艺人乙方对此要有充分认知,完全自愿参加并完全愿意承担由此可能带来的一切后果。”法律界认为,高以翔身故后,家人获得的赔偿金应该不会很高。之前艺人参加综艺节目,最高保险纪录由周迅保持:2015年她参与真人秀《西游奇遇记》,节目组考虑到艺人们要面对崖降等诸多危险性极高的挑战,为每个人都投了价值不菲的保险。“周迅一个人的就超过9位数(上亿元)。”而业内人士透露,线万左右,主要涉及旅行、猝死、交通、意外事故、紧急医疗等。在一些事故高发的环节中还会有不同保险,如涉及跳伞的会购买高空险,涉及滑雪的有滑雪意外险,潜水环节有潜水保险等。

  对于高以翔事件的后续,外界认为节目组会先垫付一部分赔偿金,“现在经纪公司都会要求节目组给艺人上一份保险,艺人通常会自己选择保险赔偿金额,具体情况会在合同里列出,通常不会单独签署保险协议。这个案例里,如果有保险的话,一般就是会走保险赔付,但是之后再进行责任划分的话,还会再讨论赔偿问题。”对照成熟的好莱坞娱乐业,各大演员公会有严密的规定,每天的工作时间会有一个严格限制,“国内没有行业协会,也没有这方面的规定,完全看合同约定,但即便合同约定了工作时间和强度,实际执行起来又是另外一回事。”对于艺人来说,无论多高的保险,都不如行业限制来得成熟规范。萧青

作者:admin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