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演员里的“综艺咖”?

来源:未知2019-12-11 15:52

  演员参加综艺早已不是一件新鲜事,在真人秀盛行的当下,甚至出现了“无演员,不综艺”的现象。包括林青霞、周迅、吴彦祖等在内的此前从未上过真人秀的大咖演员,都在节目组的力邀下出山了。

  但并非所有演员都适合上综艺,尤其是容易放大自身性格特点的真人秀节目。对大牌演员来说,如何在真人秀镜头面的曝光自己,是非常考验人的事。现在来看,大多时候,都是节目借助他们的名气获得了市场关注,他们的参与反而更多是在消耗自己,像黄渤、孙红雷这种能做到与节目互相成全的一线演员,极为罕见。

  综艺感是一个很微妙的标签,这诚然需要天赋加持,但也少不了后期剪辑的打磨。有些演员参加不同的节目,甚至能收到完全相反的口碑反馈。正如拥有演技的演员是凤毛麟角一样,在所有综艺里都能如鱼得水的演员也很少,大多数演员只有“进对了场”才能正确发挥自己的功力。

  演员参加综艺是一个互相选择的过程,而我国的真人秀盛世并不算长,很多类型都还在摸索阶段,因此双方在选择过程中都难免失手。这需要不断试错才能完成经验积累,只是在当下的综艺环境中,观众选择范围太广,留给他们用来试错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黄渤在参加《极限挑战》之前已经是中国男演员,参加后又顺势成为“极限男人帮”一员,深入人心,当他退出节目转而加盟《忘不了餐厅》,不但没遭唾骂,还因为急流勇退深受好评。新综艺《忘不了餐厅》豆瓣开分9.3,目前升至9.5,成为今年至今为止豆瓣评分最高的综艺。

  从不失手,是黄渤在真人秀里的表现,不管是在主场《极限挑战》还是在客场《向往的生活》里,他都能处理的很妥帖。从获得金马奖影帝开始,黄渤因为当晚的发言成为公认的情商很高的明星,在真人秀里,他的情商有了最大的用武之地。

  多年在底层演艺界摸爬滚打的经验和平平无奇的外貌,让黄渤在综艺节目里非常接地气,并很擅长与素人打交道。在最新综艺《忘不了餐厅》中,黄渤作为核心嘉宾,清晰认识到患有阿尔兹海默症的大爷大妈才是综艺主角,他会给素人嘉宾充分表现的机会,并在适当的时机输出观点,上升节目高度。

  温情却不煽情,是《忘不了餐厅》收到的普遍评价。阿尔兹海默症对综艺而言是一个很沉重的题材,拍的太重会失去综艺原本的娱乐属性变得尴尬,拍的太轻又容易给人造成不重视、轻浮的感觉,黄渤的加入平衡了这一题材的特殊性,让人文关怀与娱乐性在节目里充分结合。

  如果说黄渤是演员里参加综艺口碑不降反升的典型,那么白敬亭则是青年演员里借综艺拓宽知名度的范例。他在综艺《明星大侦探》里完成了从综艺小白到大神的进阶,这期间还收获了“白bra”的搞笑称号。

  《明星大侦探》众多嘉宾中受欢迎的有两种人:推理能力强的,和懂得活跃氛围的。白敬亭两者兼具。在诸多案件扮演中,白敬亭逻辑清晰又脑洞大开,多次因为推理出作案思路而被误认为是凶手,充分证明了其逻辑推理能力。与此同时,他在接梗、抛梗上的成长速度也很快。

  第一季时,白敬亭听到其他嘉宾“开车”时还会害羞无措,后来便成了“老司机”,会调侃鬼鬼“你有这种能红的渠道为什么不分享给我!”更因为拒绝制片人潜规则的理由是“这是另外的价钱”而成为B站综艺剪辑素材的必备片段。

  在关于NZND组合的一个案件中,白敬亭还留下了“我在前面唱跳,你在后面上吊”“我当了小三儿,成了傍尖儿,这事儿没法翻篇儿”的名场面。

  白敬亭参演的影视剧里,担当主角的机会不多,能成为国民四大墙头,《明星大侦探》给他的加持非常关键。

  在《二十四小时》《我们战斗吧》等综艺里,白敬亭延续了他在《明星大侦探》中的搞笑风格,以“爱鞋”“直男”为两大核心,形成清晰的人设标签,尤其是“爱鞋”这点,与他的个人生活密不可分,因此深入人心,在各大综艺里都运用的如鱼得水。

  黄子韬则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宝藏男孩”,玩游戏豁的出去,做任务又严肃认真肯拼命,当《这就是街舞》的导师还能放下身段承认自己技不如人,属于“打着灯笼都难找”的那种自带综艺BGM的嘉宾。

  所有几乎适用于各大综艺的演员身上都有相同的几个特点,就是没有偶像包袱,敢于放飞自我,同时又有一个有趣的灵魂,这与决定一档综艺是否“好看”的元素不谋而合。

  大多数演员并非天生的综艺咖,只适用于部分综艺,他们的性格里有很综艺的一面,但需要合适的综艺来挖掘。

  章子怡是很典型的需要合适的综艺来激发她的综艺感的人。她同样是国内女演员,是众多选秀节目“导师”的不二人选。但选秀也分类型,在《中国最强音》里,不擅长音乐指导的章子怡因为不恰当的发言引发过很多口水战,甚至还和知名音乐人罗大佑起过冲突。

  而在《演员的诞生》里,章子怡总算进对了场。在演技评价上,她太有发言权了。章子怡的成功离不开她对演员二字的敬畏,所以在《演员的诞生》里,她只需要做好“演员章子怡”就好。凭借对演技的专业评价与对参与演员的严苛要求,章子怡成功带火“信念感”一词,并留下了诸多精彩片段,将此前“泼墨门”和“诈捐”等事件带来的一系列负面影响成功扭转。

  类似的还有包贝尔、包文婧夫妇。包文婧在《妈妈是超人》里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新手妈妈”,完全不会带孩子,孩子哭自己也跟着哭,而且耐心不够,会发小脾气,早上孩子坐在一边等着喂奶的时候,包文婧在操心自己的妆容是否精致,非常抓马,也因此招致不少吐槽。

  但在《我家那闺女》和《妻子的浪漫旅行》中,这一切都得到了挽救。《我家那闺女》中袁姗姗请包文婧帮自己整理家务,短短几分钟,包文婧将她一团乱麻的衣柜整理的井井有条,在和邋遢的袁姗姗对比下,十分拉好感,显得干练利落。

  《妻子的浪漫旅行》中,她完全是“恋爱脑”的小女人,对包贝尔的爱无以言表,数次落泪但又光明正大的表达自己的感情,棚内的包贝尔也给出了非常好的反应,不做作也不大男子主义,言语之间非常宠妻。

  夫妻二人在节目中给了观众一种非常甜蜜的夫妻感觉,大家普遍觉得包文婧在婚姻中付出很多,但包贝尔的体贴和珍惜也让二人的相处模式变得平等和。很多人都怕一方在婚姻中付出过多而另一方却不怎么当回事,但包氏夫妇是可以自洽的,这也是他们婚姻中“治愈感”的来源,羡煞旁人。

  所有参加综艺博得好感的人有一个共性,就是综艺感强,这种能力和自身性格特点不无相关,即使是口碑两极化的人,只要在一档常驻综艺里得到了普遍好评,那么他也是有很“综艺”的一面的。

  有些演员由于自身性格使然或专业能力有待提高,所以参加综艺节目要么默默无闻,要么广受差评,或同一部综艺里口碑两极化。这类人多以年轻演员和流量小生、小花为主。

  “归国四子”里的吴、张艺兴、鹿晗就深受其扰。吴最新热单《大碗宽面》的源头便出自他参加的真人秀《七十二层奇楼》,当时这个点并不算大热,直到他去了《中国有嘻哈》和《中国新说唱》当导师,才被人放大作为其说唱水平的证明,经网络传播一发而不可收。

  《中国有嘻哈》为他带了来巨大曝光和音乐事业的提升,但说唱能力也备受质疑,并在《中国新说唱》中质疑加倍。吴以偶像身份出道,回国后以拍戏为主,在参加《中国有嘻哈》前他没有任何可以拿得出手的说唱作品,而且因为他总是喜欢加入电音元素,其现场演唱实力也广被吐槽。

  《中国新说唱》播出前后,经过与虎扑一战和粉丝在iTunes“刷榜”操作,吴口碑跌至谷底。如果不是蔡徐坤用篮球救了他,不知道他还要多久才能挽尊。

  张艺兴在《极限挑战》中依靠“小绵羊”和“小狐狸”人设圈了不少粉,但在第四季中的“吃草”举动也加剧了黑粉“嘲羊区”群众的形成。而他在《偶像练习生》《青春有你》与《吐槽大会》中的不恰当表现,让“嘲羊区”群众成为和当年黄子韬黑粉“法骑”比肩的又一大黑粉群体。

  相较之下,鹿晗在综艺节目中的表现不功不过。他在《奔跑吧》中并不是主MC,节目看点多被邓超、陈赫、王祖蓝承担,在《热血街舞团》里又比较佛系,从海选开始就被同队的另一队长王嘉尔主导,再加上另一对的陈伟霆和宋茜都是事业心爆棚的当红流量,流量对垒,只要稍不注意,风头就会被抢个精光。

  在这些节目里,鹿晗的存在感相对较低,他不是会冒头的那个,也不是拖后腿被骂的那种人,所以参加综艺对他本身的商业价值提升并不明显。

  流量在如今已成为一种“原罪”,如果一名演员专业过硬,那么即使综艺感不强观众也不会过多苛责,参考《向往的生活3》里的张子枫,大家最多会评价她一句“无聊”。但如果没有作品拿的出手,也无法甩掉偶像包袱像黄子韬一样到哪都做自己,一直“端”着,则很容易成为群嘲对象。

  综艺因时间短、热度高成为众多演员拍戏之外的首选,但如果没有实力做后盾、性格也不是很讨喜,那么参加综艺很容易拉低自身口碑和商业价值,这并不划算。

  演员在影视剧中的表现是他们身为演员的演绎价值,而在综艺中他们同样拥有真实人设带来的综艺价值,这也是为什么有些演员能被多档综艺选择而有些却少有综艺可上的原因。如果他们能凭借其中一方优势实现对另一方的价值转换,那么他们的整体价值将会得到飞跃增长。

作者:admin 责任编辑:admin